2020年6月30日 星期
故乡龙舟
徐大发(通山)

6月21日,两只崭新的龙船从湖南远运到了家乡,各家各户都自发买来鞭炮蜂拥到富水湖边迎接观看……

故乡已好多年没有划龙船了,这次新龙舟的到来大家的渴望和新鲜劲儿自然是抑制不住的。记忆中,故乡是划龙舟的,自小在富水湖边长大的我,印象尤为深刻。

孩童时,故乡就有了龙舟。那时的龙舟很特别也很简单。就是拿平日渡河的小船当龙舟,在船头立了个纸扎的“龙头”。纸是彩纸,只是那“龙头”极具象征意味,像龙又像狮子,给人抽象派画家的作品。“龙尾”也是纸扎的。就是用一块龙尾型的木板,用彩纸围卷上去,围出龙尾造型后接插在船尾上。“龙船”划动,龙头的嘴巴还可以随着锣鼓的节奏一张一合。这样的“龙船”划起来自然不及真正的龙舟快,但丝毫不影响大家的快乐。这样的“龙舟”除了在本村玩耍外,也去外村串门表演。当然,外村的“龙舟”也会到本村来回访。那时物质生活极其贫乏,但并不影响大家对精神生活的追求,也就有了这般因陋就简的“龙舟”。

八十年代初期,故乡一下子有了自己真正的龙舟。这两只龙舟的出现是受了慈口西陇村那一带叔侄的影响。那一年,湾子里一下子来了十几只花花绿绿的龙舟,摆满了故乡的河河岔岔的边沿。各家各户都出动人手来帮忙接待慈口叔侄的龙舟贵客,露天里席面摆了好几十桌,用美酒好菜款待亲人,所有的龙船划手都是同宗共祖的后人。划龙船的场面自然是极为壮观,十几只龙船一字儿摆开,先是慢节奏的划动,划手一划头一盅,身子也跟着一俯一仰,还会唱一些散漫的歌谣。很快就用短促的吆喝声取代了歌谣,只听到锣鼓短促密集,众人发出“划呀、划呀、划呀——啊呵呵啊喝喝……”的声音。一时万炮齐鸣,万箭齐发。船犁水破,浪花翻飞。波纹分开,水天后闪。呼声震天,欢声雷动。大家挥舞着,蹦跳着,呐喊着,早已与龙舟融为了一体,忘形地为龙舟加油。那龙舟在湾里十几个来回,盘旋了很久,大家着实是过足了瘾。

这次盛况过后,每到端午就会出动龙船去各村表演。每到一处,村湾公家组织会迎接,会送上一条香烟或一个红包或一匹红布什么的,有的还把划手队员们接到家里去盛情款待。至于烟花炮竹迎接那是自然的,炮声越多热情越高,龙船表演就会越持久。龙船做足了礼节,就会在众人的目送下渺渺离去。

一次,故乡的龙舟被邀请到九宫山云中湖参赛。那一次在村里选拔清一色的健汉子,高师指教,操练了很久。然后,上山。那天云中湖畔人云如蚁,各路人马都在为自己的龙舟摇旗呐喊,希望能够胜出。故乡龙舟果然取得了不菲的成绩。父亲也参加了九宫赛事,回来后手臂酸痛了好久,他说不后悔。那次参赛的运动员出入证至今还被挂在床边的墙壁上。

再之后,大家都各自外出打拼去了,故乡的两只龙舟先是被悬挂在生产队的公屋里,后又被移到村里祠堂里去了。每到端阳节再也没有听到那些振奋人心的鼓点和呐喊了。

生活越来越好,端午节却没了龙舟,也就感觉富水湖的故乡没了滋味。

今年故乡群里开始一下子热闹起来。

有人提议,今年要划龙船。船破了么办?买!在群里一吆喝,家家户户都赞成。在外工作的游子,外出务工的后生们都纷纷慷慨解囊,仅两天功夫就凑齐了八万多元,买两只龙船都绰绰有余。大家纷纷在家乡群里积极报名划船,都提前从全国各地纷纷奔向了故乡,为了一种力量一种激情一种传承一种梦想。端阳前两天,大家就开始在河湾里反复操练。

然而端午这天,乡政府禁令来了,说是疫情加汛期严禁划龙舟。这无异于一堂烈火遇到了一盆冷水。不少人在家乡群里表达疑问和不满。领事的头儿安抚大家,特殊时间安全第一,明年一定让大家好好划龙船。

故乡的龙舟牵系着大家。留得龙船在,不怕没船划。欢乐的祥和的祝愿的向上的美好的,一股精神扑面而来——故乡,在蓄势待发。

2020年6月30日 星期

第13版:花海泉潮 上一版3  4下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