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4月8日 星期
崇阳县第一名共产党员沈昌亚

  (接上期)

  沈昌亚听了,把牛拴在柳树上,跟着挑谷的农民到二三里远的周家,想看个究竟。见周家是一座一进三幢的高瓦房,一扇红漆大门象一只巨兽张开着血口,门前场地,管家正指手划脚说这担谷子秕谷多,要重新车,那担谷子没晒干,要倒在场地再晒。一个大个子使劲摇着风车,把好端端的谷子车出一大堆,有个农民想把车出的秕谷撮回家,管家举起木棍,将他一顿乱打。一担上好的谷被车出只剩下三分之二。这还不算,管家还在过秤后再按百分之几的水分除秤。

  目睹地主欺压剥削穷苦百姓的状况,沈昌亚朦胧地觉得这社会极不公平。他暗暗发誓,长大一定要改变这吃人的社会,为穷苦百姓的翻身贡献自己一份力量。

  8岁那年,沈昌亚被送到绅士周直侯办的私塾里读书。周直侯仗着兄弟周廉侯的权势,成天忙于官场应酬,马虎教学。沈昌亚感到厌烦,不到两年便转到县城高小就读,他聪明好学,学业大有长进。学到第四年头时,家里遇上特别困难,无钱继续供他上学,只好辍学回家。在家的沈昌亚一边帮父亲种田,一边自学文化,没有课本借同学的旧书。盛夏,他利用中午时间看书学习,严冬,他捂着被窝,在油灯下写字到深夜。

  1921年,天大旱,庄稼歉收,农民交了地租所剩无几,挨过冬天后村民用树皮草根充饥,穷人更是苦不堪言。沈昌亚是家里独苗,他帮父亲种了三四年田,家里还是那么穷。他认为劳作解决不了贫穷,又萌发继续读书,到外面去闯一闯的决心。

  二、入武昌学府,在新思想的影响下走上革命道路

  1922年5月,董必武募款在武昌袁公祠建武汉中学第二部,新增4个班在全省招收学生。得此信息的沈昌亚坚决要求去汉求学。爱子心切的父亲咬牙卖掉一间半房,将18岁的沈昌亚送到这所学校。入学时,他在日记中写道:事今立志出乡关,学不成名誓不还。为帮穷汉寻真理,献身不惜作尘埃。他决心发愤学习,立志报国。

  1921年至1922年,大革命时期的武汉,工人运动和学生运动一浪高过一浪。带着宏愿进学校不久的沈昌亚在董必武身边受到马克思主义新思想的教育,眼界大开,并在声援董必武亲自领导的省女师学潮和省男师(即省第一师范)反对湖北教育界封建势力斗争中得到了锻炼。他很快就参加了共产党的外围组织,经常在工厂、商店开展活动。他写得一手好文章,演讲口才极好,常带领进步同学上街讲演,宣传反封建、反帝国主义思想,号召爱国同仁志士团结起来,同帝国主义、封建主义进行坚决的斗争。1923年,在斗争中成长起来的沈昌亚正式加入中国共产党组织,成为崇阳县第一个共产党员,他为革命奋斗终身的信念更加坚定。1925年,组织分配他以武昌“恭和栈”旅馆为联络点,主要与崇阳、蒲圻、通山的在汉人员联系,开展革命宣传活动。

  1926年春,经董必武安排,沈昌亚参加了湖北省农民协会的工作,并担任了鄂南三县(崇阳、蒲圻、通山)的农协会联络员,经常深入这三县联络,指导开展农民协会的筹建工作。

  三、奉命创办农会,在崇阳掀起农民运动的高潮

  1926年11月初,中共湖北地方执委把共产党员沈昌亚派回崇阳,筹建农民协会和组织开展农民运动,随即担任中共崇阳县特别支部的委员,崇阳的农民运动迅速开展起来。11月中旬,崇阳县农民协会正式成立,沈昌亚先后担任县农民协会执委和中共崇阳部委农运部长,按照组织安排,他与其他部委人员分别深入乡村,组织发动农民运动和筹建区乡农民协会。

  1927年1月10日,沈昌亚身背包袱雨伞,到金塘、高枧一带调查。他了解到,那里种谷的田很少,有点田也是地主的,这些佃农用尽自己的血汗替地主耕种,不论收获多少,佃农只有对半分成;那里的农民,整日在陡壁高崖上劳作,得到的只是他们唯一生活品的薯砣。他为那里农民的疾苦感到痛心,因为那里农民生活比他小时候看到的家乡农民的生活更苦,从而更加坚定了他搞好农运工作的决心。

  为迅速发动群众开展革命运动、组建农民协会,沈昌亚不分昼夜的辛勤工作,逐一走访农户家庭,掌握情况。经过宣传发动,广大农民群众迫切要求加入农会,农会力量不断壮大。一天大早,沈昌亚和几个农协会员翻过河山大岭,来到金塘河坪,遇见横行乡里、无恶不作的劣绅沈特荃正在拷打欠债的农民,并得知沈特荃正是15年前捕杀革命党人、湘鄂边防游击副司令周孟阳的凶手,沈昌亚立即通知农民积极分子近百人围住了沈家大院,将沈特荃绑住,在当地召开大会,分了沈家的钱财,并派人将沈送往县农会关押,当地贫苦农民被迅速发动起来。在小沙坪区农会成立大会上,一个姓万的农民出来揭露其叔父在当地的恶行,激起到会群众的愤怒,沈昌亚当即组织农民将这个地痞捉到全区游乡示众,使劳苦大众扬眉吐气。才十几天时间,几个山区乡的农民协会迅速组建起来,农民真正地尝到了当家作主的滋味。

  通过艰苦细致的工作,不到两个月时间,崇阳就组建起了9个区农协,78个乡农协,会员超过3万人。其中由沈昌亚亲自参与组建的就有二、六、九3个区农协和河山岭、路口、石城湾、下津渡、白云潭等28个乡农协。

  沈昌亚在组建农协、发动农民运动时,紧紧依靠人民群众,矛头直指土豪劣绅,先后惩罚、没收了黄柏青、陈孝堂、熊应祖、沈敬安、汪佛佑、万森茂等土豪的财产,分给贫苦农民,并组织在全县开展抗税、抗租、抗捐运动,使全县的农民运动风起云涌,给反动封建势力和土豪劣绅以沉重的打击。

  《崇阳农民协会报告书》就在这一历史背景下诞生。1927年3月17日,沈昌亚从崇阳的地理条件和环境、人民的生活状况和受压迫的程度、农协组建工作和农民运动取得的成绩及存在的问题等几个方面向省农协会写了一份万余字的调查报告。他在报告书中写道:“崇阳农民协会的普遍建立,农民运动的开展,已形成了与土豪劣绅对立,土豪劣绅已威风扫地,但要看到土豪劣绅还有一定的势力,他们不甘心失败,还会以各种手段来破坏农协组织和农民运动。”因此在报告书的最后,他提出了“为农民之解放,非根本铲除封建制度不可”的主张。

  3月初,沈昌亚又参加了毛泽东在武昌开办的中央农民运动讲习所的学习。此时的沈昌亚早已担任了崇阳县的农运部长,开展了农民运动,但为了求得更多的革命理论和知识,更好地领导农民运动,他积极要求到农讲所学习。学习期间,他被毛泽东透彻的对中国各阶级社会的分析,及如何团结朋友,打击真正的敌人的精辟见解所折服。白天,不停地记笔记;晚上,伏案研读毛泽东的讲稿,并在笔记本上写下学习体会:“不但应该深刻领会,还应立即照着去做。”他在学习中汲取了巨大力量,他更加明确了革命方向。

  四、“七一五”政变后,被反动派围剿英勇牺牲

  “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武汉政府所辖的独立14师师长夏斗寅在宜昌叛变并带兵进攻武汉。为了挽救革命,毛泽东号召农讲所全体学员迅速到农村去,组织农民武装,粉碎敌人的进攻。

  当年6月,沈昌亚带着毛泽东签字的结业证书回到了崇阳。为了加强农民自卫军的力量,沈昌亚与县委书记彭制一同发动党员、农会干部,捐资购买武器,扩大农民军队伍,以应付不断恶化的形势。

  1927年7月15日,武汉国民政府背叛革命,崇阳大沙坪的大土豪头目魏石峰认为时机已到,纠集近百名团丁夜袭驻在县城的农民自卫军。沈昌亚协助叶重开、彭制等组织农民自卫军予以还击,将魏石峰击毙,挫败了反动派的反扑。8月上中旬,汪精卫在武汉大肆逮杀共产党人,党的活动被迫转入地下,国民党第十三军方鼎英部正向崇阳县城逼进。因此,中共崇阳县委作出决定:崇阳农军交由军事部长叶重开率领,在洪下地区搞一次劫船暴动后,按照董必武的指示,迅速南移,其他人员暂时撤离县城,分散隐蔽。沈昌亚潜回家中,准备在鹿门一带开展活动。

  8月25日清晨,当地的大土豪周廉侯探知沈昌亚在家过夜时,急速派人告诉了白霓桥区的反动团总曾升初。曾升初带领数十名团丁立即包围了沈昌亚的家。沈昌亚发觉后,准备冲出后门上山,忽然想起一包文件没有带上。于是,他置个人安危不顾,反身从抽屈里拿出文件袋塞往柴灶内,放进一把柴草,点燃烧掉,再冲到门边时,一排子弹扫射过来,他急忙揭瓦爬上屋顶,被一团丁发现。众团丁大叫“沈昌亚下来投降!”沈昌亚怒不可遏,举枪射击,击毙两名团丁,其他团丁齐向屋顶扫射,沈昌亚边打边退,胳膊不幸中弹受伤,他从屋顶上跳下跑到屋后竹山上,脚又被竹桩戳破,无法再跑。敌人认为沈昌亚不能动了,叫喊着“抓活的!”一拥而上。就在这时,沈昌亚强忍伤痛,一跃而起,将冲在前面的两个团丁打翻在地,夺过枪支,但还未来得及举起,就被控制。

  敌人向他诱降,说:“你们的组织已垮了,人也散了,只要你把组织情况告诉我,我就可以放你一条生路。”沈昌亚斩钉截铁地说:“要杀随你的便,但休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共产党人是杀不完的,革命总会成功,你们这些民族败类,总有一天会被消灭!”敌人恼羞成怒,命令团丁用刺刀将沈昌亚押到沈家屋后的古栎树下枪决。

  大树下立即围来了附近上百名农民,有人高声喊叫:“沈昌亚是好人,你们不能杀害他!”敌人又假惺惺地对沈昌亚说:“那你给这些群众说说,你给共产党干了哪些事,与哪些人一起干的,说清楚了就不杀你。”沈昌亚正气凛然地回答:“我为党干了我应该干的工作,还有哪些人,这是秘密,我是决不会告诉你,要我自首,你们休想!”敌人气急败坏,慌忙向沈昌亚开枪。沈昌亚昂首挺胸,从容不迫,一声大笑倒下……牺牲时年仅23岁。

2021年4月8日 星期

第11版:崇阳周刊 专刊 上一版3  4下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