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2月11日 星期
书香暖身
○莫景春

  天冷了,北风呼呼地刮着,满目萧条,无桃红柳绿;冰天雪地,不便访亲问友,心也跟天气一样冷清,只好躲进书房里,轻轻把窗子关上,把寒风和冷气死死地关在窗外,只听它愤怒地拍打窗户。我不理不睬地走到书架前,取下一本书取暖。

  若是朱自清先生《春》一类的诗文,一串串桃红柳绿的句子,一一窜入我的眼帘,春天那急促的脚步声隐约可闻,春天的阳光那样明媚,洒在人身上暖洋洋的,窗前恍惚,人影绰绰,是大人小孩都跑出去放风筝了。和煦的春风吹拂,像母亲的手一样温柔,那桃花肯定烧红了整个山坡,烧红了半个天空。林子里鸟鸣不断,吱吱喳喳地叫着春天,处处闻啼鸟,这林子热闹得非常,冬天的萧条冷寂哪里去了呢?

  “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描写夏天的诗句,让你感到浑身的骚热,诗中那老农,满头大汗,还辛辛苦苦地挥舞着锄头。烈日当空,火一样的阳光炽烤着大地,老农滴下的每一滴汗水,都“丝”的一声被干裂的呢土吸了去。如此滚烫的诗句,让你感觉到了烈日的狂热,晒在老农的身上,却仿佛烤在你身上,阵阵发热。

  读到“大江东去浪滔尽”的亢奋诗文,不仅是诗的激情,更有声音的高亢。诗里那抑扬顿挫的节奏,一紧一慢,收缩有力;响亮清脆的字音,掷地有声。每吐一个字,都要凝神静气,做一个深深的呼吸,把气压到腔内,既而喷薄而出。一吸,整个胸腔都在使劲地收缩着;一呼,整个身体的肌肉彻底放松。这一吸一呼,整个身体都在运动着。声音放出来,回荡在书房里,很是令人亢奋。

  有时书桌前置一两杯酒,往往是读书时,清读有些乏味,便产生一些癖好,即常配些小吃,作读书的佐料,尤其一两口醇香的美酒,不在多,就一两口。读到热烈精彩之处,情不自禁地抓起杯子,轻轻抿上一口,满嘴香酒,酒入书肠,跟书中的字句陪在一起书的兴趣更浓。书香酒香,充溢着书房,谁还想到窗外呼呼的北风呢。再说,自身就不胜酒力,一两口入肠,满脸通红,浑身骚热;再是手舞足蹈,有时竟是大汗淋漓。不禁推开窗户,让冷风冲进来,凉凉爽爽。他人见了,好生奇怪:此君子,大冷天,屋里不见生火,空有一堆清书,是什么弄得他如此火热?

  可又有谁能解我心中的味呢?读书也能取暖,暖身也暖心。

2019年2月11日 星期

第07版:书香咸宁 上一版3  4下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