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6月29日 星期
通山“红三代”写本山歌献给党
守护“旧”非遗 传承“新”经典
记者 杜培清 通讯员 张丹
徐赐甲在作品欣赏会上发言(站立者)

  研究党史的人写山歌,别人都以为他在玩跨界,只有他知道,这是多年积累后的融合;在建党100周年的时候推出专著,别人都祝贺他赶上了好时机,只有他知道,这是多年感情酝酿的迸发。

  身为“红三代”,徐赐甲和祖辈父辈一样敏行讷言,如大山一样沉默、厚重。在《通山革命长歌》欣赏会上,本为主角的他低调、认真地倾听每一位来宾的发言,把全场的焦点引向了作品,把所有的赞誉和光环献给为鄂南解放而浴血奋斗的先辈们。

  血与火铸就的革命史

  徐赐甲出生在通山县慈口乡南土塘(旧属阳新县)。南土塘是个大村庄,人口有800之多,村里几乎家家有红军,户户有烈士。

  徐赐甲的太公在慈口街经商,家境殷实。祖父徐臣贵幼读私塾,是乡里有名的文化人。1926年,阳新县的共产党组织与国民党组织实现合作,共产党员以个人身份加入国民党,掀起了革命的高潮。就在这一年,徐臣贵参加了慈口乡农民协会,投身革命。

  1929年9、10月,李灿、何长工率领开辟鄂东南的红五纵队来到通山、阳新,横扫境内国民党驻军和反动民团,区、乡、村三苏维埃政府普遍建立。徐臣贵深受革命群众信任,被推举担任慈口乡苏维埃政府没收保管股股长。他对党、对人民忠心耿耿,清政廉洁,管理财物,账目清清楚楚,做人清清白白,受到群众的称赞。

  “有一次,爷爷回家说及了革命的事情,说自己光荣地加入了乡农民协会。太爷沉吟许久,劝他不要再去。其实爷爷如果听太爷的话,完全可以过上富足的生活。但他毅然决然地走出家门,坚定不移地走上了革命的道路。” 从村里老人的口中,祖父的形象在徐赐甲的心中丰满、伟岸。

  1931年,受“左”倾思潮的严重影响,全国各个革命根据地(苏区)都存在不同程度的肃反扩大化问题。通山苏区一批不同意、怀疑、反对错误路线的苏区干部遭到了无情打击和迫害。1932年端午节的前一天,徐臣贵以“改组派”罪名被错杀。

  徐臣贵牺牲后,一家人承受着革命队伍的怀疑、国民党反动派追捕的压力,太公无心经商,卖掉了商铺和田地;奶奶带着9岁、2岁的孩子到娘家生活,东躲西藏,颠沛流离。

  徐赐甲清楚记得自己小时候,家里与邻里发生矛盾,别人还骂他们家“改组派”。爷爷语焉不详的历史让他深深自卑,直到1985年,一封爷爷的平反昭雪信和革命烈士证书送到家。

  那一天,徐赐甲一向节俭的母亲破例在村口鸣放鞭炮,恭恭敬敬地迎接革命烈士证书,还花50元钱包了两场电影为全湾乡亲放映。

  “我的爷爷是烈士!”抚摩着爷爷迟到的烈士证,徐赐甲心绪难平,同时应该为革命先辈做点什么的念头在他心里盘萦。

  与党史交融的长歌

  徐赐甲常说自己是喝着富水河的水,听着故乡神话般的故事和天籁般的山歌长大的。在村里,几乎人人都会唱山歌。

  1983年11月参加工作后,徐赐甲曾担任过文化站站长 ,对通山山歌有了进一步认识。

  2002年,徐赐甲从乡镇调往通山县委党史办公室工作,有机会更加全面、深入地学习、了解通山革命史,并深深地受到感动。

  在这期间,徐赐甲还接触到了具有通山山歌特色的革命歌谣,这使他产生了如何用一种新的大众化的艺术形式反映共产党历史、地方革命斗争史的想法。特别是在2012年被调往咸宁市委党史研究室(现咸宁市史志研究中心)工作,徐赐甲创作革命长歌的念头愈发强烈。

  创作仅有热情是不够的,还得有扎实的基础和清晰的思路。徐赐甲对诗词有所涉猎,但功底仍然很差。为写山歌,他大量阅读古典诗词,学习韵律和赋、比、兴手法,向歌师请教民俗知识,掌握山歌规律。

  2016年春节,徐赐甲把对革命史的感动和对民间叙事长歌的心动变成了行动。他在40多天的时间里,扎在书堆里,坐在电脑前书写着近6000行的《通山革命长歌》。

  为增加了歌本的故事性,徐赐甲在其中还编入了一些自己平时在生产、工作和生活中挖掘整理出来的情节,如叶金波大幕山反“围剿”、许金门抗日的民间传说。

  就歌而言,徐赐甲吸引争议和改编了不少民间山歌。第一章《序歌》中就引用了原创民歌:“田中稻谷刚刚黄,地主收租赛虎狼。交完租子剩瘪谷,谷子进了地主仓。放下镰刀闹饥荒。”第八章《出征咸宁与开创新局》中,“咸宁八月桂花香,紧握刀枪斩豺狼。铲平天下不平事,要让红旗满山岗。”则是出自农军战士夏桂林之手。第十章《红五纵队十进歌》在当时已经广为传唱,只稍作改编。

  在创作过程中,徐赐甲多次请教市委宣传部、市史志研究中心、市文联、鄂南文化研究中心等相关领导、专家,认真倾听民间山歌手的意见和建议,对歌本不断地修改和完善,在保证历史性的基础上,增加长歌的艺术性。

  守“旧”传“新”明初心

  《通山革命长歌》创作完成后,通山县老年大学爱心艺术团在2017、2019年先后两次将其搬上舞台。2021年,湖北科技学院鄂南文化研究中心、人文与传媒学院与通山老年大学爱心团合作,在庆祝建党100周年时把《通山革命长歌》再次搬上舞台,受到了观众欢迎,并逐渐传播开来。

  湖北省民间文学家协会长歌委员会主任万立煌在阅读《通山革命长歌》后,向徐赐甲表达了“敬意”和“谢意”:“他结合自己在文化站和党史办工作经历,把通山革命史写成长歌,用传唱的方式让更多的人了解通山革命史,这是爱国的具体表现;咸宁长歌是一种特殊的文化现象,正是受到民间长歌的影响,徐赐甲、徐忠正、黄忠等一批热爱长歌的知识分子、歌手还在创作咸宁长歌,推动长歌发展,进一步擦亮咸宁长歌地方文化品牌。”

  “《通山革命长歌》提到的革命人物多达205位,从新民主主义革命写到土地改革,囊括了通山人民革命的所有重大事件和重要人物,为挖掘鄂南红色文化资源拓宽了视野。”市政协副秘书长李城外表示,“徐赐甲坚守党史阵地,精耕细耘,为丰富鄂南党史文化作出了成绩,更是办实事、开新局的表率,为党史工作岗位的年轻同志树立了榜样。”

  湖北科技学院鄂南文化研究中心副主任何岳球说,《通山革命长歌》生动反映通山党史的重大事件,是对建党百年的献礼;通山素来文风醇厚,歌风盛行,保留了汉民族重诗文、耕读传家的传统,徐赐甲将通山革命历史写成鄂南传统五句子山歌的形式,通篇一韵三叹、斟词酌句,饱含对党、对家乡和民间文化的热爱。

  在市作协“本地作家作品欣赏会”上,来自全市的20余名作家和文学爱好者畅所欲言,围绕《通山革命长歌》的创作与民间长歌的传承、发展,展开了一场别开生面的交流。市文联党组书记、市作协主席李专在总结时说,在建党100周年之际举办革命历史题材作品研讨会,是为建党百年献礼,同时也是为党史学习教育活动推介地方红色资源。

  对于徐赐甲来说,完成《通山革命长歌》,对爷爷、对革命先烈们有了一个交待。“ 2021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 回望过往的奋斗史,眺望前方的奋进路,必须把党的历史学习好、总结好,把党的成功经验传承好、发扬好。《通山革命长歌》的创作就是要引导全市的党员、干部弄清楚我们从哪里来、往哪里去,总结历史经验、把握历史规律,汲取开拓前进的强大勇气和力量,更好地走向未来。”

2021年6月29日 星期

第15版:今视点 上一版3  4下一版